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写在岁末年初

 
久违了的读书冲动,促使自己今天一口气买了5本茨威格与王小波的书,希望在新的一年能够重拾充实的乐趣,重新扬帆。
 
CHEER UP!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终于找到了

 
前段时间一直困惑的,昨天一位导演替我找到了解释,以至突然从混沌的午睡中惊醒。
 
坚守原则, 留守精神,神清气爽!真好。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Noboday

 
无意中看到他人博客里摘了美国女诗人艾米莉·迪金森一首名诗中有名的诗句,不禁扑哧, 很喜欢,顺便也粘贴入俺门下:  

I’m Nobody! Who are you?

Are you – Nobody – too?

Then there’s a pair of us

Don’t tell! they’d advertise – you know!  

我一无名鼠辈!你是谁?

也一无名鼠辈?

得,我们是一对儿。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广西印象

 
初识广西应该是从语文课《桂林山水甲天下》开始的。后来在济南求学时遇到一位来自广西北海的男生,印象深刻。当时我们一起艰难吞咽学校猪食,时常听他讲起广西美食,将信将疑;他还曾给做过一顿刺猬大餐,惨不忍睹。不过该好同学的厨艺在我们班里的确是首屈一指,周末时经常给我们改善活食。时光荏苒,竟有了一种寻游广西的冲动。因为遇见了杏儿,使得我的广西之行出乎意料地提前了。
 
广西女子杏儿热情大方又不失才情,在我眼里她丝毫不比上海滩高档写字楼里自命不凡满嘴漂洋的OFFICELADY逊色。我抵达桂林是周五下午,杏儿和驴友小官已从柳州赶来接我,她的人脉甚广,一切自不用我操心。在她的地盘她做主,我呢乖乖地做回小学生,好好听她老人家安排就是了...悠哉游哉
 
晚上,由杏的美女朋友尽地主之谊,在中山南路旁的步行街阿甘餐馆吃饭。该馆人气很旺,时常也有老外出入.由于是周末,我们一行六人到时,食客已坐到了馆外.虽然事先订了位,几位美眉还是要求来到大街上享用桂林美食。我也算是有生第一次品尝正宗广西菜。的确如上同学所言,菜都做得很入味,还喜酸或辣,其中两道菜我很喜欢:一道是酸萝卜条炒三宝,清爽开胃又有营养;还有一道是小菜,密制豆腐干,又辣又甜又香又咸,里面有一种很香的豆豉,味道真的很不错。我觉得比起我们江南制五香豆腐干有过之而无不及。
 
乏了,下次再继续想念我的美丽的漓江-阳朔之旅。也祝杏儿们晚安!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无题

 
太剧烈的快乐与太剧烈的悲哀是有相同之点的——
 
同样地需要远离人群。
 
 
     —《十八春》—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其时, 侯鸟将归还北边

 
啊,每年都有冬季,每年都有雨天;
但这个日子终会来临,
其时,候鸟将归还北边。
 
当树林里缀满了嫩叶,青草窜出了平原,
赤杨恢复了生机,

其时,候鸟将归还北边。

 
啊,每颗心都有悲哀,每颗心都有创伤;
但这个日子终会来临,
其时,候鸟将归还北边。
 
假若失去了勇气,切莫把这件事遗忘;
当阴暗的冬天过完,
其时,候鸟将归还北边。
 
-荒漠甘泉-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游西塘(二)

 
哎,太懒了,到今日才重拾心情,继续我的西塘之旅。对不起,西塘。 
 
其实,如此迫切的投入西塘还有一个原因:那里有老鸭煲馄饨。顺着水巷跨过拱桥,就到了三水交互之宝地,迎面就看到了钱塘人家的旗幡,迫不及待直寻美食而去。这酒家是典型的江南二层小楼,踏上绛红的木质楼梯,来到二楼,倚窗而息,人也耐心起来,等了很久,总算满满登登地端上了一份老鸭煲馄饨,老鸭和笋干都是地道的江南农家特制,可惜荠菜馄饨却非想象中的清香和地道,花了25元,说实话有点冤。出店往左,才发现左河道对岸才是正宗的钱塘人家总店,看上去生意不错,风景也比这边好多了。 
吃饱喝足,先寻住店安定下来再说。很快就在主河岸边找到了一家私人旅店,卧房在二楼,最喜欢的是有一个观景露台,在这看看书,尤其是夜幕降临红灯笼点上的时候,坐在这儿发发呆真是蛮惬意的。最终在这儿赖了两个晚上。。。
 
旅店旁边弄堂进去是一个小小的画社,里面挂满了西塘四季美景,很安静,我进去,驻店民间画师很热情地招呼了我,他的水墨画我很喜欢,很内敛,干净和优雅,我最后买了三幅带回上海。。。
 
这里还有一个特点印象深刻:河道两岸的商铺外都延伸了宽裕的长廊,以方便顾客风雨无阻穿行其中,这很好地体现了当地纯朴的民风。所以那天一度雨下得有点大,我们依然玩的很开心。
 
真想在这开个小茶吧,一直简单快乐地生活下去。。。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游西塘(一)

 
 
西塘隶属我们浙江嘉兴市嘉善县,是一个幽静朴素的水乡小镇。我最终选了个相对清静的日子去了蓄谋已久的西塘。
 
那天赖床起晚了,心急火燎地一番折腾后总算气喘吁吁地赶上了驶往西塘方向的火车,还算顺利。从上海坐火车不过几十分钟就到了嘉善县城。碰巧有两个女生也去西塘,就一起搭出租车直奔西塘而去。一路上和司机聊得很愉快,不知不觉就到了西塘。司机说现在还不需要买门票。。。
 
果然,一种气定神闲得味道扑面而来,远不象周庄到处充斥着火热的商业气息。一路上,除了老外的旅游车偶尔驶过,就是老师带着来此写生的大学生,难得看见象我这样偷懒的成年游客。而且,天上飘起了绵绵细雨,活脱一幅悠悠江南水墨画。我的心不由得愉悦起来,踩着戴望舒的雨巷,走近水乡,真的很舒服。
 
在一座带有凉亭的石拱桥上三三两两地坐一些老者还有谈恋爱的小青年,他们各得其乐。上前询问老者我该从哪条石板路进去,老者回答说哪条巷子都可以。后来才明白这里的水路都是通的。我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开始了西塘之旅。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

金鱼

前些年,父母匆匆出国,小院鱼池中的十条大金鱼先后孤寂离去。爸从美国回来后难受了好一阵。最终又养了九条大金鱼,希望长长久久,从此生生不息。。。

奇怪的是,养了近两年了,也没见长,更甭说产仔仔。“爸养的金鱼都快成精了”我对妈说,

这次父母来我这,带给我天大的喜讯:家里的金鱼终于产仔了!“那鱼籽一串一串地往外放!” 妈妈兴奋地对我说,老爸依然保持以往的平静。

“可那些金鱼一转身就把它们吃了,,,” 妈又加了一句。“啊?金鱼还吃自己的仔仔呢!” 我真不信,

“幸亏我和你爸抢救及时,网开一面,总算从它们娘肚子低下救出了一些,养活了三尾。用显微镜已经能看出它们透亮的小身子 了,,,” 妈妈高兴地说着,“这些天,又是风又是雨的在天井里的小玻璃鱼缸里呆着不知它们能否挺过去?”俨然放心不下仔仔。

“应该寄养在邻居家的” 我对爸说。 “在桂花树下呆着没问题,鱼缸里的水已形成微生物循环。”爸总是那么自以为是。

我和妈妈都认定好不容易养活的鱼宝宝,这回肯定又难逃厄运。

谁知,俩个礼拜后回家一看,鱼宝宝安然无恙,不用显微镜也能看见它们欢快地舞蹈了。更可喜的是,在鱼池中也意外地发现了好几尾顽强的幸存者,比鱼缸里的更大,健壮地连金鱼妈妈们也不再奈何。

爸妈喂得更勤了。别橕着它们,我好事地提醒着。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